2014年03月06日

傷在你身,痛在我心


濃濃的藥水味充斥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,潔白的牆面,如同剛剛因車禍死掉的那個人的臉。蒼白無力,又陰森冰冷。走在醫院的走廊上,聽見同路美眉那雙七寸高的鞋跟“叮叮噹當…”發出悅耳的聲音。如果在夜裏,一定有人以為這是午夜驚魂靈異事件發生的前兆。

可是,當我佇立在醫院的這刻,什麼恐怖,什麼陰森,通通都拋之腦後,心裏只是念著那個疼愛我的人,疼愛我母親的人——我的舅舅。

兩天了,從出事那天開始,就沒有機會來醫院看望,今天終於安置好舅媽家的一切,第一時間趕來醫院看我那危在旦夕的舅舅。

推開門的一瞬,我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滑落,可是我在怎麼努力微笑,都感覺好似蒼白。看著舅媽憔悴的容顏,看著表姐消瘦的身體,看著母親篷亂的身姿,再看看病床上滿臉白布包裹的臉,什麼錐心刺痛,什麼無能為力,都一一體現。這種難言的折磨,只有他自身體驗,誰也幫不了他,只能在旁邊疼痛著他的疼痛,感受著他的身心疲憊。

在給他翻身的那刻,我聽見了一句撕心裂肺的語言:“渾身都疼,死了得了”。為什麼那麼自私,所有人都在為你的官司想辦法,如今,你卻說了這樣的話,讓舅媽,讓表姐情何以堪啊。為了你,大家沒日沒夜的守著陪床,每天你的兄弟五點從家裏坐車去30裏地你住的醫院,為的是什麼,還不是希望你活下去,挺過這關。人生的精彩在於經歷與曆練。因為我相信,上帝是公正的,他既然已經關上了一扇門,就不會在關上一扇窗。

金錢賠償,真的不是問題,即便我們這場官司需要賠償,可是我們卻得到了活下去的機會,不要想太多,一定會有辦法去解決。

好人一生平安,善良的舅舅一定會得到福報。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。我以一朵蓮的姿態,祈求,祝福。如果今生有怨,那麼時間到了,都已經還完。在剩下的幾十年裏,舅舅一定會安好如初,幸福美滿。

寫著寫著,又到淩晨了,其實我什麼都做不了,只能眼睜睜的在醫院看著舅舅的痛苦,陪著舅舅等天明。偶爾儀器的叮咚聲,總會帶走我的思緒。今夜,就讓文字承載滿紙的無奈,隨著淺淺的墨痕,淡出蝕骨的疼。淡定與從容 心重新喚醒 水至深處則無聲 時間是一場夢魘 一生的迷離 日漲西落 燈火照亮的遠方 一條魚的悲哀 記事 人與猴子


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