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1月02日

那年、我們都還年輕


櫻花滿園、桃花盛開的季節。小思緒有點不安穩了,說實話,這些不安源於閒暇時的思念。那年離開懵懂的高中校園,踏入了嚮往已久的大學校園,陌生、新奇各種感覺比比皆是。報到分宿舍,睡在我下鋪的是那紅撲撲臉蛋的短髮山東女孩麗娜(紅撲撲你懂的什麼意思吧),她對面下鋪的皮膚白皙,頭髮一點自來卷的短髮四川女孩麗,她對頭個頭矮小皮膚白嫩的老鄉烏市女孩……依然記得當麗娜知道我是來自新疆的時候,她那個興奮,操一口滿帶家鄉口音的普通話問我各種奇怪的問題。我當時還由於一路長途跋涉的依然還處於在火車上暈乎乎的狀態中,所以顯得稍微有點疲於回答他們的問題。不過倒是由於她倆的熱情,使得之後的日子我們成了三人幫,關係一直很好。呵呵,你倆還記得嗎?

我們三個人一起溜達,一起吃學校的三角餅,我們一邊大口嚼著餅吃一邊說:其實我們都不胖,所以不用擔心,想吃就吃。經常一起吃各種學校內外的小吃,像擔擔麵、饸烙面、手擀面、火燒、炒餅、炒饅頭、雞蛋灌餅、小炒、條條(一種辣辣的類似餅乾類的零食,大家都這麼叫)……週五晚上一起去學校植物園舞會蹦跶。呵呵,你倆還記得嗎?

三個人去買了同款衣服不同色的外套(她倆土黃色,我白色),出門就都穿著。又一起開始留長髮。呵呵,你倆還記得嗎?

起初剛開學那會,麗失戀,由於我比她倆認識的晚,她還不告訴我,後面熟了之後才告訴我的。我們三人在宿舍一起唱歌,聽麗那首周子寒的《天使在夜裏哭》很好聽,她唱《寧夏》唱著唱著就會哭,因為她會憶起傷心的過往。麗娜唱的那首徐懷鈺的《紛飛》我很喜歡,跟著她學。呵呵,你倆還記得嗎?

後面重新分宿舍了,我們還經常混在一起。我跟麗在四樓,麗娜在五樓,也就一層樓的距離。我跟麗多數都跑去五樓找麗娜,對她的舍友也比較熟悉了。

麗娜戀愛了,整天給我倆講他們的故事,鬧矛盾了也找我倆訴苦,時間久了,我倆都煩了,就說她。但是還是會安慰她,給她分析一些問題。依然記得她男友大晚上發信息給我和麗,讓我們幫忙找麗娜,他說他當時就站在他們宿舍樓頂,呵呵,你倆還記得嗎?

上課、吃飯、溜達、上網衝浪、睡覺,整天過著每個大學生都要經歷的日子,時而閒散,時而緊張,總之,在一起的日子都是那麼的開心,很少會有爭吵發生。

臨近畢業,大家都各奔東西了,就此作別,後面還好我跟麗還在深圳共事了一段時間,雖然不是很長,但也不錯。再後來我去了上海,麗去了武漢,麗娜在廣州。再再後來,我在上海,麗在長沙,麗娜在廣州。再再再後來,我在上海,麗在蘇州,麗娜在廣州。10年的端午節,我還去蘇州看了麗,我們一起去爬山、吃燒烤,闊別了近兩年,短暫的相聚了大半天。再再再再後來,我在上海,麗在長沙,麗娜在青海。

如今畢業將至五年,麗已跟她的周先生於201314喜結連理了,她還在長沙打拼自己的事業。而麗娜與她相戀七年的小武卻….去年得知這個消息時,說實話我感到很震驚,還一直期盼著喝他倆喜酒呢。

走走停停,聚聚散散。散多聚少,只能通過彼此最近的空間動態去瞭解彼此的近況。而之前很長一段時間麗娜的空間居然無權訪問,說實話很火,但是我卻沒有申請訪問,也沒有問她什麼原因,就這樣默默的不作聲。秋風 誰念西風獨自涼 因為愛所以恨 守候一場桃花流水的約定 情書 ダイアリーエッセイ:いい風呂の日だそうで 無情地彼此折磨 當眼淚流下來 給自己一個微笑 冷たい雨の
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