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2月20日

那位朋友


很久沒有寫點什麼了,不是太忙,不是太沒心情,不是太沒時間......……

記得二零零八年一位朋友說我這個興趣不會堅持太久(想要以社會大眾,以社會不平事態為主體,去寫社會實事),最多不過五年!當時我很不解,他為什麼會這樣說我堅持不到五年?於是,臨行前,他給了我一些他看過的認為比較好的雜誌書讓我閱讀。截止目前為止,已剛好五年,時常我都會把那位朋友說的話放在心裏揣磨:他為何堅信我沒法堅持寫社會實事?

經歷了很多事情,我現在有點清楚,五年前,那位朋友為什麼要這麼說了。我一直認為自己的信念不變,到現在也如此,也總有努力的心。不過,近兩年,我卻沒怎麼去寫什麼了,雖然寫得不好,雖然沒什麼影響力,但是,我心依舊,依然有那種積極的心態。有時會認為,沒有去寫什麼,只是因為有事耽擱了,時間不夠;當時想這只是暫時的。依然相信,我會堅持。

差不多有時間就會自修,或許,近幾年心情文字寫得太多,我卻一直把它當作一種鋪墊,有時候會想,一個事情,不僅是個人,而且還是大家;有時候又會想,一個事情卻僅有個人,沒有大家。想想這僅針對於一個人的一念之間。

其實,做什麼事情,都是在那一念之差的距離,那位朋友的一句實話,讓我牢記在心。這些年,我讀到了生活中不少悲歡喜樂,他以為,我會因為生活,因為一時興趣或許因為網路的嚴謹而放棄我難得的興趣愛好。其實,有時我會認為這也是一種使命,人生活在這個社會大眾的價值。

這些,或許想法很天真,或許有人會說,人家那些有點影響的人都在享受你們這樣蝦米似的人的一些服務。是的,生活在底層,卻在關心你無能為力的社會,有權勢的人都在拿著你們的血汗去揮霍,去肆意妄為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,看到不平的事,或無助的人,內心會極度傷心。當然,不乏自己也是社會底層一個總遇不公事的。有人會想了,當然,你總是認為遇事不公,所以,你總會寫一些那樣的文字來。曾有一位熱心的朋友打電話過來,想解開這個迷底,說我為什麼會寫一些偏見及社會負面的憤世極俗的事,是不是因為我自己目前處在這種狀態下?

其實,我曾這樣嘗試過很多心理方面的感受。發現在很多情況下,我都是一個心理狀態。一直都很直觀,也一直抱著那種善待的心理。也未曾惡意,如果發生,也只是在我受到別人拿我的善待當作一種資本來揮霍時,才會想著,去敲打下那些肆意妄為的人惡意心理。

“根據我的觀察,壞人,同一切有毒的動植物一樣,是並不知道自己是壞人的,是毒物的。我還發現,壞人是不會改好的。 好多年來,我曾有過一個“良好”的願望:我對每個人都好,也希望每個人都對我好。只望有譽,不能有毀。最近我恍然大悟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” ——季羨林

季先生的話,我很贊同。還有一位朋友也這樣說過:瘋狗咬你一下,不理便罷;如果一直咬,就要拿棍條去打它兩下,這樣它才不會想著一直咬你。大意是這樣。中國有一大部分人的心理狀態都是那樣。像季先生說的:我對每個人都好,也希望每個人都對我好。只望有譽,不能有毀。最近我恍然大悟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please forgive my leave Self harm Give life space 或許很久很久 久違了 I was naive work 聆聽一曲梵音 The full moon Be light of heart from

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