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2月16日

長了一雙小腳


孩提時,每當入眠,你將我的小花鞋輕輕脫下,放在枕邊,你說是你夢中的餃子。於是你看著小花鞋微笑的睡去,我看著你的臉進入夢鄉。夢裏,我的小腳略略的疼痛,那是你不知不覺咬了一口……

我這雙小腳,是屬於你的。我習慣坐在小板凳上,你單腿跪在地上將我的小腳放在水盆裏。你細心的揉搓,輕輕地撫摸,像一個世紀的漫長,不要驚擾這幸福的夢。時而你看著水盆發呆,時而傻笑一下,臉突然地泛紅。我狡黠的看著你,猛然使勁的踏水,水花濺得你滿身滿臉……驚醒你的夢,只為綻放我的夢花,被你溫柔的摸摸臉頰……不言不語,不驚不擾,多年的慣例,定格為歲月的圖畫。你的雙手為我洗過無數次小腳丫,我的左腳寫滿愛戀,我的右腳印刻永恆。你說絕不委屈了這雙小腳,有一天背著我也要踏上玉龍雪山的天堂!讓雙足沾染聖潔的靈氣,從此,三寸金蓮為你而獨舞!

嬰兒時,你左手抱我將我的小腳站立在你的右手心上。當你仰頭看著我,我知道其實愛,就是手心裏的寶。沿著掌紋的經緯溯遊全身,那時候,我全身血脈充盈著愛的蠱惑。總是懶懶的喊腳疼,你便二話不說背起我。你的頭髮散發著男子漢的氣息,我的嘴呼出愛的暖流,只一個盹兒,背上幸福如花。稍大時,北國冬天瑟縮著我的恐懼,你將我的小腳揣在你懷裏,被子裏寒涼遠走……我的小腳,淘氣的撒嬌,寒夜裏你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,而我的夢,卻溫暖的嬌俏……

你說我是你的小腳新娘,一輩子。

也許,我的小腳無法丈量幸福的深度,輾轉於紅塵的只能是一行深淺不一的腳印。而今,我在塵世間流浪,我找不到你溫暖的胸膛,這小腳凍得冰涼。那小花鞋落寞的滿臉滄桑,孤獨回憶一路的成長,淚千行……gaze met with water stains Complement each other! Offbeat emotion I don't want to Waiting itself is a mistake
affection Jun Lu heavy By him...... My father


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