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28日

極感迷惘…


說起我的家,其極多,如蒼穹群鬥一般,不可估量,卻又極少,與一粟之地相同,難乘臥榻。童年的記憶中,尤其是關於家的記憶,我只能用冷清來形容。空空的大院,烏黑卻又纏綿著幾絲血紅的防盜門網惡狠狠的將我罩在家中,雖見得藍天,卻被死死禁錮,陪伴我的只有雪花輕舞的電視機…

當然也有熱鬧的時候,卻是我最不願看到的。爭吵聲,喧鬧聲,破碎的碗筷,無疑證明那場戰爭的激烈,或許二大將我帶去她家避難這樣便可以遠離紛爭,不讓我受到傷害,可惜只有一牆之隔又如何來阻止那聲音的侵襲。再說,我的傷害還少嗎?那一計耳光,致使我左耳耳鳴,若非命大,又豈是耳鳴那麼簡單,怕是已經是失聰了吧!

如果說童年裏關於自己家的記憶是淒涼冷清,那麼在奶奶家的時光便是溫馨熱鬧。
Graceful and romantic of body The most beautiful scenery in life That little bit of starlight is the night. shallow sing
City of wind I love all my life missing The endless reverie Disillusionment of my world

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