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3年11月28日

極感迷惘…


說起我的家,其極多,如蒼穹群鬥一般,不可估量,卻又極少,與一粟之地相同,難乘臥榻。童年的記憶中,尤其是關於家的記憶,我只能用冷清來形容。空空的大院,烏黑卻又纏綿著幾絲血紅的防盜門網惡狠狠的將我罩在家中,雖見得藍天,卻被死死禁錮,陪伴我的只有雪花輕舞的電視機…

當然也有熱鬧的時候,卻是我最不願看到的。爭吵聲,喧鬧聲,破碎的碗筷,無疑證明那場戰爭的激烈,或許二大將我帶去她家避難這樣便可以遠離紛爭,不讓我受到傷害,可惜只有一牆之隔又如何來阻止那聲音的侵襲。再說,我的傷害還少嗎?那一計耳光,致使我左耳耳鳴,若非命大,又豈是耳鳴那麼簡單,怕是已經是失聰了吧!

如果說童年裏關於自己家的記憶是淒涼冷清,那麼在奶奶家的時光便是溫馨熱鬧。
Graceful and romantic of body The most beautiful scenery in life That little bit of starlight is the night. shallow sing
City of wind I love all my life missing The endless reverie Disillusionment of my world


  


Posted by niuyouqq at 11:59Comments(0)

2013年11月20日

不相忘、不相棄



午後的陽光透過熙熙攘攘的樹縫,照耀在臉上,落下參差的斑駁的黑點,粼粼點點,隱隱約約,如同我們逝去的年華,一半陽光一半陰暗,總有那麼一些在不經意間悄悄改變,在驀然回首間,你才發現,秋荷還在,只是落盡芳華;斜陽還在,只是將近落幕。而我們也沒有精力去收拾殘敗的風景,因為時光仍舊驕傲地流淌,今天不會凝固,明天依舊不會停歇。

年少時,我們可以很勇敢地、輕易地許下明天的誓言。年長後,我們卻再也衝動不起來,也不會輕易去許諾什麼,因為我們知道做不到的承諾如同謊言。

驕陽煦暖,去掩不住斑駁的流年,燃盡的風華,如同卑微的殘陽,南飛的候鳥,帶走了誰的思念?當蕭瑟氤氳了歲月,當蒼老爬上了眼角,默默蹲下掩面,黯然神傷,我們都不是歲月的勇者,付不起失去光陰的代價,時間不是遺忘了傷痛,而是塵封了記憶。如此,也罷,那就在青春的年華裏多留些想念吧!讓老去的年華依然可以風情萬種。

一個人、一卷書、一杯清茶、一腔心事。此刻,讓思緒迎著清風翩躚起舞,此刻,忠於自己的內心,去盡情的想念,去盡情的脆弱。也唯有此時,才可以一個人守著內心的安靜,避開車水馬龍的市井繁華,種一片花,養一池魚,寄情山水,枕菊而眠,拂一縷清風,拮一片明媚,還歲月一份靜好,這本是我們共同的藍圖,如今這個藍圖沒有我們,只剩下一個我,一個一路滄桑,一路孤單的我。

我們總在匆匆忙忙的時光裏,無端錯過了許多風景,總以為那些散落的芬芳,是對愛的流轉,直到眉宇間,再也尋不到青春的痕跡,才知曉,過往的許多恩寵,都還給了流光。那些說好了攜手天涯的人,竟然早早的分道揚鑣了,我們卻依然後知後覺,是不是,每個人走到最後,都會把生活過得一無所有?也許,唯有那樣,才能真正在喧囂的塵世,紛擾的人群裏,尋一份安然。Is looking for...... Insomnia "happy" Only in growth the new findings The hometown Their love
我永遠的幸福避風港 Autumn Capriccio Read the autumn dream Fatalism


  


Posted by niuyouqq at 11:21Comments(0)

2013年11月15日

西閘村

  清光緒年間,在高苑縣有壹個村莊,村莊的西北有壹個龐大而古老的土丘,形象酷似壹只鳳凰的頭部,村莊裏散落的住戶,猶如鳳凰漂亮的尾巴。鳳凰東南西北狀,猶如昂著頭挺著胸,向後仰望,看著自己開屏的美麗,如祝福著村莊的安甯。或許,“鳳凰村”因此而得名。鳳凰村就是現在西閘村的前身。
  鳳凰村的北面,是悠悠流淌的小清河,看到百泉彙聚的小清河清澈的河水,仿佛聽到遊蕩千古的槳橹聲,聽到拖駁起航的汽笛聲,劃破曆史的長空。西閘村八十多歲的老人,興奮地打開久違的記憶,或許這記憶也是聽他的老人的老人說的吧?穿越時空的幻想中,就在鳳凰村土丘的腳下,不知何年何月建造了壹座石墩木梁的土橋,看上去,歲月已雕刻上條條的皺紋,彎曲的脊背,彰顯著蒼老的容顔,飽經幾百年的風雨滄桑。土橋的東面,也不知哪年哪月,緊挨著修建了壹座青石塊砌的閘,閘墩上水流的痕迹,已經掩蓋了青石板本來的面貌,陸離斑駁。木制的閘板,早已不見了蹤影,整個的石閘,如同老人掉光了牙齒的口,僅依靠牙床支撐著早已塌陷的嘴唇。也不知那年那月,鳳凰村這個美麗的名字,便莫名的改成了“閘上村”,或許就是石閘建成的那壹年吧,沒人知曉,就連這個村的老人也不知道。酷似鳳凰頭的那堆土丘在風雨的磨砺下,也漸漸地面目全非了,再找不到原來“鳳凰”的影子。再後來“閘上村”遂改成了“東閘”。
  西閘村的西南邊有壹座廟宇,重檐畫柱,氣宇軒昂,上壹大金牌匾,曰“毗盧閣”。“毗盧閣”內,正中是釋迦穆尼佛,端坐蓮花台,雙手合十,慈眉善目,笑望芸芸衆生。左邊是西天如來修煉時的側像,右邊消災益壽藥師佛,都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。在釋迦穆尼的後面,供奉著嘉善和沃鸾二神,雙目下望,面目猙獰,卻虔誠忠貞。佛像爲木雕,刀法流暢,線條流離,人物刻畫形象逼真。布粉金,鍍赤金,披金黃袈裟。據說“毗盧閣”系王姓所建,原意是供奉佛祖,供奉祖先,祈求神靈保佑,保佑王氏家族人丁興旺,賜福賜財,消災避難,子孫多爲龍種。後延至四街鄉鄰來“毗盧閣”燒香拜佛,祈求神靈保佑,保佑平安。難怪的是,來此祭拜的人們,都會很順利的達到自己的目的,實現自己心中膜拜的心願,都說這裏的神仙很靈驗。或許,這是古老的西閘村勤勞忠厚的人們,誠實虔誠的緣故吧!心誠則靈嗎。所以,連年來,這裏香火鼎盛,每天來此燒香還願的人絡繹不絕。
  就這樣壹代壹代下來,歲月流逝,年代已久遠,不管是善良的和邪惡的東西,都將注入曆史。“毗盧閣”已再不屬于王氏家族的私有財産。也許是由于“毗盧閣”香火興盛的緣故,也許是有著文化傳承的價值,或曆史文物遺産保存的價值,誰也說不清。文革以後,博興縣的魏家村和高苑縣的東閘村,據理力爭“毗盧閣”的歸屬,互不相讓。後來,政府爲了平息兩村無休無止的爭論,把高苑縣的東閘村,劃到了博興縣。由于東閘村在博興縣是最西邊,所以,又改名“西閘村”,壹直延續至今。
  在西閘村的北面,有壹座禅堂廟,也不知什麽年代所修。禅堂廟裏供奉的是南海觀世音菩薩,菩薩靜坐蓮花寶座,面帶微笑,慈眉善目,左手拿聖水瓶,右手輕撚楊柳枝,壹副慈祥的神態。院子的西面,蓋了三間西廂房,供僧人起居看廟之用。在村的中間,還修了壹座廟宇,名曰:“觀音廟”。廟門的兩側,紅色的大門框上,有清朝郭正治題寫的壹副醒目的對聯,上聯曰:“問觀音爲何倒坐”,下聯答:“因衆生不可回頭”。進的大雄寶殿,迎面壹觀音菩薩,面朝裏,背朝外,端坐蓮花寶座之上,依然是精細的木雕,鍍赤金的金身。菩薩雕像的正面是壹臉的無奈,雙手合十,似在念刀,似在禱告,默默的祝福著這裏世世代代的勞苦大衆。
  在“觀音廟”的前面,壹顆千年古槐,粗壯高大,壹股分枝幹,斜斜地映在了廟門的上空,猶如绫羅傘蓋,望去,妩媚的陽光帶著七彩的光環,投下斑駁散亂的光影。古槐的腳下,就是流經千年的通濟河的西閘碼頭。悠悠的通濟河水,明淨清澈,舟楫穿梭,帆影飄移。這裏人來人往,非常熱鬧,也是西閘村最繁華的地方。東來西往做買做賣的商人,操著不同口音或商家方言,在相互爲自己的貨物打著廣告,交易著他們的買賣。河上有石木結構的小橋,連接著南北的陸路交通與經濟信息。橋墩上壹條條青苔痕迹,和已經破敗不堪的橋欄杆,顯示著它年代的久遠與滄桑。通濟河的兩邊壹家接壹家的商鋪,有日用百貨店,有藥店,有布莊,有茶館,有肉鋪,多爲飯館,有賣魚蝦的地攤,有賣青菜的散攤,有的穿梭在人群中,叫賣著冰糖葫蘆或小孩玩物的。店外多挂著“廣告”招牌,叫賣聲不絕于耳。那古老的叫賣聲,悠揚婉轉,拉著長長的音調,和著那悠悠的槳橹聲。沖破時空,靜靜細聽,壹種古代農村集市的熱鬧場面如在眼前,令人沈醉不已。
  通濟河源于濟南,流經麻大湖,經西閘村,直到東海。麻大湖又貫通孝婦河、裙帶河、朱龍河、烏河等。通濟河又與西閘三灣盧溝灣、碼頭灣、猴子灣融會相通。這裏旱路四通,水路八達,交通方便。所以,這個地方,很適宜于人們居住,是個能養活人的好地方,吸引了很多外地客商遷居于此地。據劉氏老人說,劉氏家族是洪武二年,從山西棗強遣發而來,是西閘村正宗姓氏。至于西閘村其他諸多姓氏,有的是在劉姓之後,從棗強遣發而來。多是常年在此做生意,看中了這塊風水寶地,移居並落戶于此。
  于是,西閘村不僅是壹個風景秀麗,湖光斂豔,風光旖旎的地方,更是壹個人傑地靈,祥和富饒的魚米之鄉。後來,西閘成了壹個多姓氏的村莊,壹個遠近聞名的大村莊,壹個美麗的村莊,是人人向往的地方。
Red autumnal leaves 期盼 Autumn autumn wish Parallel lines Please let me a wayward, okay? Dali
Have you led The more beautiful the more afraid to get Our love turned relaxing weekend



  


Posted by niuyouqq at 15:27人文事蹟

2013年11月11日

多少次一起舉杯貪歡


如果說,人生就是一幅充滿詩韻的風景畫,那麼我願放下夢幻,去追尋那情思背後的簡單;如果說,人生就是一首滄桑的老歌,那麼,我願背起行囊,與明天一起去放飛歲月的暢想。於繾綣時光裏,靜觀春去秋來的淡遠悠長。寄一份安然給生活,留一份童真悅自己,讀自己的書,寫自己的文,釋然了情,明瞭了理,一切的一切,都在幽幽等待中,深深地盤恒在心底。

或許,紅塵裏的你,只是那曾經歲月裏一抹不經意的流光,來去無由,亦如那葉落時的飄零和輾轉;或許,孤獨守望的我,只是那千百年來在佛前苦求的行客,不求朝朝暮暮地相守,只願兩心相悅,不離不棄;或許,幸福和憂傷只是生活的兩面,放不下離別的痛,也拾不起思念的傷;或許,冥冥中早已註定,前世有因,不為孤寂,今生有緣,只為讀你!

一直喜歡王勃的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的詩句,也無數次的幻想著,與你在“半江瑟瑟半江紅”的煙渚裏並肩共賞,執手相期。你一襲長裙,白衣飄飄;我橫笛一曲,醉美深秋。在莫失莫忘的音韻中,邀一縷清風入懷,記醉貪歡。

我深深懂得,紅塵一夢,不問情深緣淺;世事浮沉,但求一生癡守,即使沉默,也是一種幸福。此刻,我不再有更多的奢求,只希望能永遠伴著這遠去的夕陽,將你的嫣然回眸,深深刻在我的記憶深處;只希望,上天能為你我保留一份相遇的純真,一抹歲月的留白,讓我的思念有所歸依。

此刻,獨自一人,佇立在斜陽晚風下,暢懷著遇見的這般美好。灼熱的目光追尋你輕盈的腳步,無端的心緒裏藏著你獨特的溫暖。看回憶在潮濕的詞章中泛著綿綿的意蘊。
一次表白
記憶清晰如初
修補時光
你是我心中美麗的神話
美人何處
春日融融話薺菜
梨が実るころ、『なしのはな』が咲いて
枕著花香入眠
任它人間花如雨,平生至愛你一人
一念起,萬水千山  


Posted by niuyouqq at 12:01

2013年11月06日

帶著善心上路


  人生本是一場修行,一個人做出的每一個選擇,都有其對應的果。一張嘴多積口德,一雙手勤做善事,一輩子就平安喜樂。帶著善心上路你會收穫一條碧溪。

 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家庭和睦,事業順利,千祥雲集,但上天是公平的,只有善良的人才能得到福報。英國首相丘吉爾年輕時被一個農夫從糞坑裏救起,他父親以資助農夫的兒子上學為報。這個被資助的農夫的兒子長大後發現了青黴素,後來農夫的兒子用自己發現的青黴素救了丘吉爾一命。丘吉爾在二戰期間領導歐洲盟軍,成功地遏制住了法西斯集團稱霸世界的野心,救了無數的人。農夫一個無心的善舉,就這樣輻射開來,救了無數人的性命。

  帶著善心上路你會收穫一場春雨。

  春雨無聲地滋潤萬物,善心結出的果實像春雨一樣無聲地滋潤他人。世事如棋,讓一字不為虧。人活於世,很多事不值得較真,用自己的善心送出包容,會帶給別人難以言說的快樂。所以,生活中的很多事我們不必太在意,活在平和中,做一個善良自在的人,平凡中也有精彩。滾滾紅塵多少事,都如南柯一夢。既然能夠相識相知,那就送彼此一些快樂,一些歡笑,像春雨一樣滋潤彼此的心田。

  帶著善心上路你會收穫一顆明珠。

  明珠那在黑暗中才能被人發現的柔和而聖潔的光,總是給人們無窮的力量。有時候我們的生活就像那怎麼也等不到曙光的漫漫長夜一樣,沒有希望。所以我們會怨天尤人,如果我們每個人的心上都有一顆夜明珠,並將這些夜明珠彙集起來,黑夜就會光明無比,希望就會不請自來。“最美司機”吳斌,“最美教師”張麗莉……每一個“最美”後面都有一個美麗而善良的故事,每一個故事裏都有一個善良的人,他們是一顆顆明珠,用自己的光芒溫暖身邊的人。外美如畫,內秀如竹,懷一份善心,守一份執著,持一份靜和,與天地同往來,便能做到天下為公。

  我們不能左右社會,但能左右自己的心。我們不需要力挽狂瀾的魄力,也不需要兩肋插刀的誓言,我們需要的是那顆平凡的善心,包容一切……
Yurun Wind River shanghe Europe's longest-serving leader Bloom in the world of mortals! Jin and helpless
I lost a friend All sentient beings and pretty The autumn wind fallen leaves Rockets coach Kubiak Looking at the growth  


Posted by niuyouqq at 11:42Comments(0)